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增文

————————————不忘初心。

 
 
 

日志

 
 

那个伴我成长的老人(原)  

2009-12-18 02:12:13|  分类: 情感漂流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永远记得那个老人,他坐在炕沿上,依腿竖着一根榆木棍子,那是老人的拐杖,老人左手夹着烟,右手从不离开一个2.5kg容量的塑料桶,里面盛满的不是水,而是46度的高粱酒,更确切的说盛满的是老人的活着的理由。岁月爬满了他的脸,尽是忧愁的纹路,老人一天到晚望着窗外,眼神不在任何物件上停留,只为了前面的方向而已,收音机主管播放,内容没人关注,老人只当它是个会出声的活物,使屋子里的人不至于静到之闻一人的呼吸声。
       我也隐约的记得那间昏暗的屋子里,中年男子挥着木棍打在自己儿子的背上。
       这个老人是我的外公。我的外公一生凄凉。
       挨打的是我的舅舅,每次都是跪在老祖宗的照片下,一动也不能动,直到风干的木棍不敌他年轻的骨骼而折断。那时我很小,记得这一幕也恰恰因为这样的事不是仅上演一幕。有一次,据说是因为舅舅和同学夜里盗窃了供销社。对方念在他的父亲田老师德高望重,才不好向派出所的几个“大盖帽”报案的。外公似乎不能理解他的儿子应不了棍棒底下出孝子这一说法,其实棍棒不是他唯一的育才手段,外公很注重儿子的未来发展,他送舅舅到县城读书,他给舅舅最优越的生活条件,舅舅太年轻,或者说是在一个残缺的家庭,甚至还有一个脾气暴虐的父亲,他并没有那个年龄应有的家庭责任感,打架斗殴赌博盗窃甚至抢劫……外公又一次仗着一张老脸从派出所领出自己的不孝子,又是一顿罕有的棍棒教育,然后每天听着收音机,寻找着将来会热门的职业教育信息,最后他几近倾尽所有,送舅舅到了省城一家冶金学校,他自己一厢情愿勾勒的铸才梦是不堪一击的,舅舅并不是他的意愿的具象表达者,最终外公还来得还是到公安局交钱赎人。
       那一年外公被前妻带走的小儿子回来了。小舅舅似乎很听话,似乎很有教养,事实上他是很乖巧的孩子,在外婆家长大,虽然没有人支持他离开他的外婆,可是他还是回来认祖归宗。小舅舅的学习成绩异常优秀,这才不至于让外公的梦想王国全面崩溃,小舅舅长得眉清目秀,像极了外公年轻的时候,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小舅舅没有他哥哥那么幸运,外公不准他口袋里有钱,更不准他有奢侈浪费的苗头,一次同学聚会后,小舅舅同样遭到了外公的棍棒教育,至此,小舅舅不再说话,假期里也只是领着我在村子里玩,还有一次,小舅舅恋爱了,大概是那么个意思吧,情窦初开的年龄,懵懵懂懂的有那么个心上人儿,这可真是红颜祸水,惹得外公又一次大规模动用了家法,为什么他的儿子不能像他教育出来的学生一样有出息……小舅舅走了,大舅舅也走了,他们也常回家看望父亲,只是寒冬腊月也要吃闭门羹,长此以往,回来的次数也就少了,只是会偶尔寄些钱回来,外公曾一把火烧掉儿子送回来的补品衣物还有几千元钱,他要的不是这些,而他的儿子们同样要的也不是他给的那些,我可怜的外公却不懂。
       很小的时候我便知道我有一个大外公,大外公在我妈妈十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也纳闷,为什么我的外公和外婆不住在一起。后来大了一些,我才知道,我的外公是去世的大外公,现在的外公是外公的弟弟。事实上在我的记忆里和感情世界里,我只有这么一个外公,他疼爱我,甚至宠溺。
       外公三十岁出头便离了婚,老婆怀着他的第二个孩子与人私奔了去,外公是个教师,一时羞愧难当,脾性也变得暴躁,他的哥哥也去世了留下了我的外婆和五个孩子,最小的才只有八岁。外公的责任象山一样重。风霜雨雪中,他每天要翻5公里的山路往返于两所小学校之间。两岁的孩子便寄放在他的嫂嫂家里,每个月三十块钱,要供养八张嘴,幸亏外婆也种很多田。这些都是听妈妈说的,这个形象和我记忆中的外公大相径庭。
       很小的时候我便一遍一遍的看了汉书,史记,毛概,马哲,这都是外公的书柜上的古董书,每年暑假或寒假,我都会期盼着外公去城里,每次他都会在抽屉里拿出厚厚一摞国库券,回来的时候会给我买新鞋子,还有小人书。他的儿子不争气,着和他的教育有关,外公是个教师,是个合格的教师,可是他不是一个好爸爸,他一心想自己的儿子成为证明他是一名教师的,或者说做教师不是他最初的梦想,也许他把自己的梦想嫁接到了儿子的生命中,这些是后来没有外公的日子里我因怀念而感受到的。
        我离开外公很多年了,就是我之前描写过的那个小山村,后来想想,因为外公,我很幸运的在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学习英语,也因为外公,我从小练就了一手好字,也喜欢上了素描。有一天,就职公司的会计对着我的字夸了几句,我想起了我的外公。
       外公的屋子里有用不完的白纸,他很在乎我把书画的一团糟,却不介意我一张一张浪费他的白纸,甚至还会认真的看我幼稚的画,隐约记得他曾许诺说,假如我爸爸同意,他想让我学画画,我很高兴,可是爸爸不高兴。在学校里因为淘气挨老师打,我的外公会以校长的口吻对打我的老师说:"以后不准给我打,教育可以,怎么能动手打呢……”打我的老师是我的三姨。
       外公对我好,我对外公也好,我每天给他烧水烫脚,每天给他捶腿捂被子,一年里有半年守在外公身边,随父母远迁之后,外公的生活在我脑海中被新鲜事物所取代,我有爷爷奶奶,但是我对他们没有任何感觉,从小他们就活在父亲的讲述中和我的想象之中,我偶尔想起外公,想的都是被宠的好处。
       2003年12月12日,我离外公很近,但是没有机会去看望他,24日舅舅打电话给我,我不知道12日我在做什么,是在与一同旅居在外的同学们嬉戏打闹还是在私人教师的课堂上发奋,外公走了,听说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手里攥着他的宝贝酒桶,一个月前我曾和外公吵嘴,因为他脾气暴虐,事实上在那样的一个愚昧的小山村,外公因为脾气不好而遭到众叛亲离是个极大的悲剧,他的前半生在两个家庭的七个孩子、几座大山的雨雪之间度过,而后半生确实在烈酒与病痛的绝望中孤独,他的精神世界已经千疮百孔,没有人曾为他修补,他的脾气是上帝玩忽职守的结果。我们都应该忏悔,就是外公去世的那几日,我梦见了外公,梦境记不得,只记得早上我很焦急的打电话给舅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梦到外公,可能冥冥之中这个梦就是为了要得到这样一个让我铭记一生忏悔一生也能让我顿时醒悟的消息。
        我无数次想象外公离开的景象,想着想着潸然泪下,也许不能寿终正寝不是什么遗憾,而是他的一生里都没有一个走进他精神世界的人,虽然亲人们都很孝敬她,但是最终还是忍受不了他,人都会老,人也都会孤独,人也都会有脾气,但是一个老人,他的一生给了谁,他的精神为谁存在,他的身体为谁遭受病痛……外公啊,这是你的命。我很想知道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我会像你一样没事画画,写字,作诗歌,也会想你一样,住在哪里都会有一个像样的书柜,里面摆满自己喜欢的书,您知道么,这都是我的骄傲,每当我买新鞋子的时候,我都记得你在我没睡醒的时候用麻线量好我脚的尺寸,然后交给去上学的舅舅,舅舅回来的时候我就有了新鞋子,您把我当宝贝一样哄着,给我以浪漫的惊喜,相比同样大山里的孩子,我很幸福,那些小人书,格林童话,还有六本装的中国寓言故事,只是您那张脸不同于这些,每当想起,我都忍不住辛酸,还记得我说您像马克思么?最后一次见您,您的脸颊消瘦甚至脱了像,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迷茫,似乎看不见东西又似乎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您还是教育我要专心做学问,要专心读好文章,您不同于我的任何语文老师,您的眼光更加切合我现在所能领悟到的,可是我想不通,您为什么与自己的孩子两败俱伤。
      凝视着我的书柜,上边一层有女朋友的化妆品,我倒觉得这书柜比您的看着顺眼一点,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不同了,也许您应该换个角度,为何对一个弃您而去的女人如此痴情呢,其实我最佩服您的也是这一点,您为一些自己所坚持的东西承受了巨大的代价,假如说您的精神有了延续就等于您在天堂过得很好的话,那您就安心的在那边生活吧,现在的我像极了曾经的你,只是我与您的命运不太一样。若是您不再计较我曾与您吵架,几十年后我会带着一桶46度的高粱酒去找您。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