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增文

————————————不忘初心。

 
 
 

日志

 
 

在爱的世界里端详青春年华(原)  

2009-12-25 14:36:48|  分类: 情感漂流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应了那句哲言,我走的太快,灵魂都快跟不上了。我停下来才发现,我一路无视母亲的爱,她总是在前方等我,而当我赶到,她还来不及展开双臂,我已匆匆前行,然而母爱的深邃和宽广是置于我生命之树的大自然中,从水源到阳光,从泥土到雨露,而母亲的唯一愿望便是她的一生付出能在我的叶子上泛出代表健康茁壮的光泽。

我常在内心感叹时间的残忍,就像今年那次严重的感冒,幸好是在家中,我雪鬓的母亲用齐脚裸的羽绒服大衣把我整个包起来,还逼我穿上肉粽一样的棉裤,那棉裤是前两年为我买的,可是我没穿过,也没有把它带到寒冷的北京,此时我心里难受,是在我的心中这棉裤终于派上了用场,还是在母亲的心里会觉得她的爱终于在成年独立的儿子身上派上了用场呢?我一并接受,任由母亲把我包装得想襁褓中的巨婴,然后看她对自己颇具美学理念的包装感到满足的表情。不知是由于生病还是感动,总之自我有记忆以来几乎没有这么乖过。在医院里母亲楼上楼下奔忙让我想起二十年前极其相似的一幕,那时候母亲很高大,看着母亲在医院走廊里来回奔走,我坐在长椅上耐心等待,有母亲在,我就不会想到生病会让人死去,所以我什么也不怕。后来渐渐的成长岁月里,我迷恋上个人意志,我相信只有自己的意志在,人就不会不惧风雨,我十几岁就离开父母,像野马一样开始了旅居生活,我像一个浪子,也只有别人团聚的时候我才会想起我远方的亲人,至于那几年对于父母的回忆便是一片空白。然而我相信我长大了,但是我却不知道父母老了,我相信我可以做一切成年人能做的事,却不知道父母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不再是成年人,我在自己设计的矛盾之间左突右击,而再坚定地个人意志终究替代不了母爱给予的滋润,终于在三年前的夏天,运动场上意外受伤,我又一次来到哪些熟悉的白衣天使的身边,此次不同往昔,母亲长久的陪在床边照料我,事实上她已经很累了,她再也不是能够陪在我病床边照顾我还能一边和其他陪床的家属说说笑笑的妈妈了,一是她没有精力,而是此时她的内心沉重,母亲总是用呆滞的眼神看着我,手不由自主地隔着被子在我身上轻拍,那节奏让我几乎流下眼泪,这虽然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可是我已经承受不了,我知道她安静的内心在想什么,我小的时候也常生病,但是母亲从不这样忧心忡忡,因为她知道他还年轻,我还小,我长大了就能照顾自己,而现在我和母亲也许是想到了一起,原来我再怎么长大,也终究是母亲心里的孩子,不论她是否还能照顾我,所以她的沉默充满了担忧,而我佯装睡意只是压抑内心泉涌,她的沉默串联着与我的回忆和对我未来的设想,而我的沉默是责问自己为什么让母亲放心不下,这些根本不是时间的残忍,只是我自己的残忍、不珍惜爱的残忍。

不管是母亲对我付出多少,如何的为我付出,只要我愿意接受,她便不会觉得累,这是做母亲的荣耀,那段日子我贪婪的接受母亲哪怕一个心疼的眼神。我终于明白长大了并不仅是因为我可以一个人闯天下,还有我要懂得珍惜。

前一段时间的感冒,母亲在医院里的奔忙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她似乎心生胆怯,总是急的像丢了什么东西,我知道,是丢掉了畅想我长大后便可以照顾自己的勇气,因为我已经长大了,她生怕我照顾不了自己,而她却上了年纪,望着母亲因发福而略显蹒跚的背影,我咽下了奔涌而出的泪水,我多想呵护她照顾她,此时却抵不过希望她安心,她像企鹅一样走路让我觉得她很可爱……我低沉的喊了一声妈,接过母亲手中的单据,挽着她的胳膊,依照单据去各个科室找医生、做检查。我尽量的和医生用最轻松地语态交流,用一种成年人之间的沟通方式,我要让我的妈妈明白,在她的面前我永远是个宝宝,而在别人面前,她的宝宝已经是一个男人。回家养病的两天里母亲总是用她粗糙的手探试我的额头。夜里我感觉到她的手轻轻摩挲的我的额上,我睁开眼睛,透着窗帘渗过的月我看见母亲端着一杯温水放在我床头桌上,看见我醒了,母亲说:“感觉好点没?要不明天先别走了,彻底好了再走吧?再照顾不好自己就别回来让我看见……”这句好似狠毒的一句话让我心里充满温暖,我说:“没事了,不回来哪能行,以后我要常回来,很多年没人这么照顾我,还是妈好……”妈妈很满意的回去睡了。

她知道我是要走的,所以这一夜母亲肯定是没有睡,她会静静的听我的房间是不是有咳嗽声,是不是有睡不着的辗转反侧。早上起来,我感觉轻多了,我有心想为妈妈做一顿拿手好菜,可是被严令拒绝,她怕我因油烟味引发咳嗽,还说春节回来所有的菜都包给我做,我也和母亲耍了个小滑头,我说那不行,春节还是您来做,这样才能吃出小时候的味道,母亲谦虚了起来:“哎呀,年轻时候做那些菜现在做不出来了,还能是没心思了还是怎么着?我和你爸吃饭对付习惯了,把点手艺全忘光了。”“你知不知道,我最挂念的就属你,走得那么远,脾气还像个倔驴,小时候就惹祸,长大了不惹祸了又时不时生病,你在外面可得多吃饭,管他好不好吃也得把肚子撑得鼓鼓的,不这样怎么能有个铁打的好身板儿呢?”我满心诚恳的答应着,心里默默的问自己,为什么这次回家收获如此多的感动,难道是久未见面,还是母亲突然反常,都不是,回忆从前,母亲也是一样的千叮咛万嘱咐,只是那时候我喜欢给她冠以唠叨的标签。其实人这一生也没有几个真心实意唠叨你的人,哪有听不进去的理由呢,就算听不进也好诚恳的应着,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爱人,虽然没结婚,但是我已经习惯于在她的祝福中汲取幸福的感觉,因为她很爱我,不同于母亲的,她把我当成可以依靠的男人对待,所以我会把她的唠叨当做是她为自己维权的行动,毕竟她的男人不够强大她自己心里也不会有底,她在帮助我成长,我接受,充满虔诚和爱意的去接受,何况她并算不上唠叨。

我很幸福,我被真挚的爱所包围着,还有我的父亲,我虽很少提到,因为父亲的爱本身就是深沉的,就像他每次在我回家时都只是上下打量我一下,有一句每一句的询问一下学业或工作的事,而我也从来都是有一句每一句的回答着,吃饭的时候,父亲比较高兴,因为他希望我能陪他喝几杯,我也都欣然接受,陪他喝上几口。我知道,在一个男人的眼里,没有什么绵软而悠长的母爱,父亲对我的关心是刀锋毕现的,他希望我像个男人一样的去生活,所以他从不对我经受多少风霜表现出过多的关心,只是在我生病时会对我略加宽容,比如容许我因胃口不佳而剩饭之类。父亲从不对我直白的表达对我的期望,这得以让我没有一个条条框框限制的去满世界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这可能与他乡绅之后的出身有关,他没有机会读大学,中学毕业就到了遥远的大东北找生活……以往我回到家里都会觉得父亲有追逐年轻而不正视年龄的心态,而这一次父亲没有染发,我打趣的说:爸的白头发终于有了名分。母亲说:“这是因为你爸敢老了……”是啊,是什么让他曾经不敢正是年龄呢?

这些年我是过于步履匆匆,我曾因为学业的不得志而精神崩溃,也曾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为学东西而免费为人打工,也曾因为不懂行业潜规则而丢掉年薪丰厚的一份工作,并且给东家造成上百万的所谓损失,也曾因为求职中深感条件不充足而寻师拜友为人打工不要一分报酬只为学习广告策划、品牌管理、采访编辑以及大众传播等等,我曾没钱乘公交车走路一个小时去上没有薪酬的班,也曾拿年薪近十万却因为学不到东西而消极困惑,也曾每天只吃一顿饭在海淀书城一蹲就是两个月,也曾因为青少年的未来规划或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等问题而焦急并兴奋,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为在这里做一番事业而存在,总之这给了我极大地勇气,以上这些都是我的家人所不知道的我的生活,我因此而在父亲询问学习和工作时平静而自信的回避,在母亲向我伸出金钱的援手的时候坚定而乐观的拒绝,因为我自认为生活得很好,而且我相信这些都将会在某一天成为传奇。

能遇到她是与我来到这个世界相得益彰的美事,有生命的爱情给了我更加坚定的信念,她的爱让我知道,这样生活下去算是可敬可爱的一类,她也许是如此才爱上我这头倔驴的吧,总之我正视这一切,端详自己的青春年华,我谨希望这一切不论是轻松还是负重,不论是欢愉还是沉痛,我都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它,从爱开始,把自己置身于爱意的世界里,让自己学会珍惜,也便懂得了付出更深层的爱。

灵魂走的并不慢,而是我们习惯于闭着眼睛迷了路,再强的个人意志在母爱汹涌而来的瞬间都会溶于平湖,学会去接受时间和爱吧,他们相互交织的贯穿在你的青春年华甚至是一生之中,让时间和爱的力量唤醒你的本能扣醒你的灵魂,将它融入血液然后把光彩照向更多迷途的青春年华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